歲寒來佛山,清歡待故人。問茶煮梅風,且寫且就讀。

那么俊俏挺拔的老樹:白千層。每次來廣州都要來中山大學看它們。實在歡喜它們的姿態。雨中的它們超逸脫俗。

佛山。禪城。南風古灶。在北方雪正飄,在佛山花開的正艷。佛山現在還有很多武館,沿襲著葉問、黃飛鴻、李小龍的武術精神。

晚上很多年輕人在武館練詠春拳,花樹下老人們在喝鳳凰丹樅。三角梅開的到處都是,繡球花也很燦爛。這是隆冬的佛山,這是我的禪城。

今天南方北方很多地方飄起了雪,但是我卻在南國的廣州看了一場驚心的落花。我小時候一直以為冬天要穿棉服,長大后周游四方,發現南方的很多地方,在北方的三九天只穿一件襯衣,今天廣州24度,我也只穿了一件襯衣。

又到南國。幾年沒有在廣東讀者見面會和講座了。像撲向春天似的。等我。

怕人對我好對我深情。怕人懂我一旦潛入我心里面的最里面,我就沒魂了……謝謝你們二十年來一直相陪、一直讀。

一日。二人。三餐。四季。相守。向內生長的力量,生動平凡的日常。我沒有愛恨情仇,我只有似水流年。我沒有驚天動地,我活成自己的陸地仙人。

北方天氣躁,今年一直無雪。煮了梨湯,燈下讀舊帖。熱茶在手,提著燈籠去古代找知己,看到很多知音在等我。每一個都是生命中的大驚喜。

到八十歲,我會穿著小球鞋、穿著小旗袍、梳著麻花辮,再來全世界最美最好的廣州圖書館。

生活無非是:枕邊人。三餐飯。手中茶。瓶中花。懷中貓。身上衣。獨特的器皿。遠方的流浪。旅程中的美。賞心二三友。夢想的心。步履不停的腳步。獨自的孤獨。永遠為美而怦然心動的眼睛。愛你的心。

廣州在下雨。降溫了。在沙面的星巴克,看雨,看花,聽粵劇。粵地聽粵劇。記得第一次聽是看電影《胭脂扣》,梅艷芳和張國榮對唱,也就是十二少和如花的一見鐘情。當時就驚著了。粵劇有一種說不清的悲涼,總像哭泣著唱,這一點,像南音仿佛南宋末日的悲情。

物外常年客,人間一片云。最好的生活不過是和懂得的人喝一杯老茶,哪怕一句話也不說,只言天氣和眼下杯中熱茶。

我們的一生,也許都是在驚自己的夢。忽然就遇到了,就心動了,就滿心滿眼全是他了,沒有比愛情更驚夢的事了,我們所等的,所盼的那個人,其實是尋了又尋找了又找的人,是那個前世就埋下伏筆,等待來生用各種記號一一去驗證的人吧。


一個人的深夜,檀香裊裊。泡一杯老普洱,坐在窗邊沙發上,看著滿天星光,再無有年少的感時花濺淚,也無青春的恨別鳥驚心。與一杯老茶相遇,各自懂得世道人心,手邊的紐扣菊淡淡地開著,幾乎沒有香氣。就著星光,飲了熱茶,讓老氣蕩氣回腸。

任何事物都抵擋不了時光的洪水。日常成為最有力的武器,可抵半生塵夢一席相思。日影。月光。老茶。夜雨。一寸寸的時光纏繞,在煮飯泡茶聽戲間流走。臨一張舊帖,把一個人的時光過得風生水起。靜默是不語,靜默也是波濤洶涌中,突然會想念一些好時光。

青春是四射的,是往前走的,而中老年是往回收的。慢慢收,收到最初的起點。所有經歷過的顏色,把最燦爛的收了,慢慢濃縮成一把蒼綠,自己翻曬時,也無風雨也無睛老了,什么都可以忘。

句號,才是一種放下和從容。 真正的干凈了。坦蕩了,無所求了,無所想了。 逗號是一直盼望著下文……有期待,有希望。破折號是盼望著奇跡。省略號是無奈,是有太多話想說,或者太多話不想說。欲說還休。都有不甘,都有不舍。只有句號,很徹底地畫上了它的最后一句。


你最孤獨的時候往往是你最飽滿的時候。你最最寂寥的時刻,輕輕一躍,就是你最豐盈的時刻。無論多么繁華似錦烈火烹油,時刻提醒自己保持樸素本色。一往無前的追尋抵達內心之途。慈悲喜舍,低調從容。生活的秘密在于幽微剎那,驀然回首,終于找到。

靜篤是一種大氣,一種安定。一種肅靜,一種清幽。靜篤也是天地寬闊,找到時間的對稱。在自然面前,立刻呈現出弱小的趨勢,在這趨勢里,看到靜篤的人修身、修心、修那心里還舍不掉的小茫然小虛榮。 靜篤是月朗星稀,花奔之日,突然心里凜凜的。不為什么不會再輕而易舉了。不會再拔劍四顧了。

靈魂的驚蟄更美。總有一個剎那,突然被驚醒,看見另一個自己。在漸漸修行的過程中,把所有一切看成時光所賜,慈悲喜舍,自渡彼岸。在無量悲欣中,賞那一爐雪,尋那一枝花。

情到深處,卻總是欲說還休,欲說還休,最深情的繾綣,倒不一定是身體的纏綿,到了靈魂的糾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片刻分離都覺得難以割舍,才真是更要命吧?

一個人不重復自己是很難的。別具一格也是難的。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在細雨中呼喊,不是每個人都能找到另一個自己。"一直"是難的。不,絕不是那有些甜膩的愛情。不,也絕不是那些熱鬧。更不是那些庸俗。而是那些瘦削的凌厲的絕望呀寂寞呀孤獨呀……而是那些追問,它們才一直在,在你左右,從未稍離。

生命總是在有常和無常之間擺動。面對著生命的有常和無常,我們所能做的,也許是過好每一天、每一秒,去做自己最喜歡的事情,去見自己最喜歡的人,把每一天當做生命中的最后一天去綻放,自渡彼岸。

那曾經愛過的時光燙人啊,連回憶里的余溫都燙人,被驚醒的午夜總是泣不成聲,然而,人家都在你不在,然而,每次醒來,你都不在。

其實,一個人的靈魂,只有在獨處中,才能洞照自身的澄澈與明亮,才能盛享到生命的葳蕤與蓬勃。我們需要照見,也需要彼此照見。雪快來了,我等你。


雪小禪

暢銷書作家,知名文化學者,中國慢生活美學代言人。曾獲第六屆老舍散文獎、首屆孫犁文學獎等多個獎項。被評為"中國移動"大學講座形象大使,"中國青年論壇"北京大學講座嘉賓。擔任山西衛視《伶人王中王》、《人說山西好風光》電視評委。雪小禪【禪園聽雪】系列珍藏郵品,是中國郵政首次發行作家封片系列產品。


迷戀戲曲,曾任教于中國戲曲學院,被稱為"大學生心中的作家女神"。同時被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航等多所名校聘為"導師"。對傳統文化、戲曲、美術、書法、收藏、音樂、茶道均有自己獨到的審美與研究。


代表作:《繁花不驚 銀碗盛雪》、《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著》、《惜君如常》、《我只向美好的事物低頭》

圖文選自雪小禪

全网最牛pk10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