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永遠都是最耀眼的那顆星!

1933年出生于上海,當代書畫藝術大家。為民主革命先驅劉覺民先生之子;千古草圣于右任先生養子;徐悲鴻、黃賓虹、張大千、錢瘦鐵等藝術大師的入室弟子。曾在北京、上海、歐洲、日本等多個國家舉辦過個人書畫大展,作品被國內外眾多政要以及各大學術教育機構、博物館、圖書館收藏。

劉田依先生把中國的道學、儒學、以及中外的美學、音樂、舞蹈、詩詞、文學盡悉揉入到自己的書畫藝術作品中,從而創作出與眾不同、獨一無二的藝術風格!他在其書畫人生的八十多年中,以其強大的藝術技巧的創造性與思想上的前瞻性,持續不斷地引領著中國書畫的走向,被海內外人士公認為——“當代書法第一人”及“一代書畫宗師”。

生前任世界傳統文化研究院院長、國際聯合報社總顧問等職。

物華天寶、人杰地靈。

在歐洲舉辦的巡展引起轟動。

兩院發展歷程:

人類是命運共同體,建設美好和諧家園是人類的共同夢想。世界傳統文化研究院、塞上魯西書畫院匯聚了歷代、各地、各民族的智慧與卓越成就,是全球不同文化、思想、信仰碰撞融合所形成的綜和思想理論體系。

這種思想理論體系可追溯到人類文明誕生的年代,距今已有300萬年左右的歷史。中國古代老子的“道法自然、天人合一”、孔子的“仁義禮智信、四海之內皆兄弟”、古希臘畢達哥拉斯的“和諧共生”等哲學思想、宋代張載的《橫渠語錄》,都為人類文明的發展和社會責任使命的擔當指明了方向。

近現代美國第一任總統華盛頓等起草的《獨立宣言》,1848年馬克思、恩格斯在德國創立的共產主義者同盟,1894年(光緒二十年)11月24日孫中山先生在美國檀香山成立的興中會,中共十八大報告中提出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都為世界傳統文化研究院、塞上魯西書畫院奠定了“世界大同、讓愛飛翔”的堅實理論基礎。

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都肩負著一項偉大而崇高的使命!只有對人類滿懷真摯、熾熱、忘我的情感,才能激發出一種強大的力量,去追尋和領會生活的非凡意義!1905年8月20日,兩院創始人劉田依的父親劉覺民先生與孫中山、黃興在日本創立的同盟會,把民族復興、共建人類美好家園作為綱領和奮斗目標。由于積勞成疾,1939年劉覺民先生不幸離世,年幼的劉田依先生被劉覺民的摯友同仁于右任先生接到身邊,與書畫大師黃賓虹先生共同精心培養。

任何一項偉大的事業絕非橫空出世,而是一個不斷沉淀、不斷積累,進而厚積薄發的過程。劉覺民先生、于右任先生、黃賓虹先生等憂國憂民、復興民族文化的愛國情懷深深植根于劉田依先生的血脈里,他青春年少時就發誓為復興民族優秀傳統文化奮斗一生。所以,解放前夕,當蔣介石、于右任、宋美齡和自己的堂兄劉延濤先生等人多次派人接他和母親去臺灣或美國生活時,劉田依先生和母親則義無反顧的留在了祖國,他一生歷經坎坷,卻用自己卓越的藝術才華與堅持不懈的努力為自己的國家和人類文明的發展建立了不朽功勛!

荀子說過:“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層之臺,起于壘土。”任何事物都是由小到大,由大到強。作為一代書畫宗師劉田依先生的掌門弟子,李佳琴女士是極其幸運的,她童年開始就開始接受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李大釗先生、魯迅先生學生李季尼老人的引領和啟蒙,李季尼先生用晚年全部的心血和熱情引領著童年、少年時代的李佳琴,讓她很小就懂得了什么是民族精神、民族氣節和社會責任、人類使命的擔當,讓她知道:上天賦予每個人寶貴的生命,就是要為人類的繁榮、和平和幸福而奉獻!

20世紀70年代,各學校開展批林批孔和批判師道尊嚴的運動,在這樣的環境下,年少的李佳琴卻每天沉浸在古典詩詞和書畫的創作中,這當然得益于幼年時期外祖父教她背誦的《聲律啟蒙》、《稼軒長短句》和《千家詩》,更得益于李季尼先生給予她的啟迪和諄諄教誨:“生命中,沒有一種狀態,比努力學習和不懈奮斗,更讓生命絢麗多彩!用知識武裝起來的人是不可戰勝的!知識就是力量!知識就是財富!學好本領,長大了才能更好的為人民服務!才能更好的建設祖國!”這種激勵教育和引領使得李佳琴的人生之路有了厚厚的積累和沉淀。

20世紀80年代初期,預防醫學專業畢業的李佳琴女士,分配到寧夏銀川,經李季尼先生等人推薦,在塞北邊陲她非常幸運的認識了黑伯理、馬思忠、李學智、沈達仁、胡公石、張賢亮、曾杏緋、高嵩、米壽世、石觀達等政要、學者和大家名流……

這真是命運的恩賜與眷顧!由于特殊的歷史境遇,李佳琴自童年跟隨李季尼先生學習起,她的生活便充滿了傳奇斑斕的色彩,周圍均是鴻儒大家,能和其往來的大多是大雅之士和著名學者,加之她個人的勤奮努力和在多個領域里的突出成就,也就注定了她的人生高度是很多人所無法比擬和難以超越的。

20世紀80年代中期,兩院思想理論體系日趨成熟,并得到了原團中央書記宋德福同志、原甘肅省黨委書記李子奇同志、國學大師啟功先生、著名書畫家李子青先生、著名書法家歐陽中石先生、著名學者陳忠實先生、賀蘭山巖畫奠基人賀吉德先生、抗美援朝一等功臣牟元禮等人的鼓勵和肯定。

1983年,李佳琴因出類拔萃的才華和優秀品德由原來的預防醫學單位調任機關任政治教員,80多歲的李季尼先生堅持每天寫信鼓勵李佳琴女士,讓她銘記在心的話就是:奮力拼搏,把一生獻給祖國,為振興中華、復興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奉獻青春!

李季尼先生的愛國主義思想和不屈不饒、堅韌不拔的頑強意志及生命不息、奮斗不止的拼搏精神對李佳琴女士影響頗深。所以,自1983年8月至2005年3月間,作為團干部和政治教員,她在各種培訓班、研討班上,都要教導學員:生命如此美好,只有獻身于社會,為人類的發展做貢獻,才能找到生命的真諦!生命何其短暫,只有認認真真過每一分鐘、踏踏實實做每一件事,才是有意義和無悔的一生。她的這番話曾點燃了無數人的愛國熱情和理想追求,更培養造就了一大批有為青年。

劉田依先生則常常教誨作為義子的馮存輝先生和掌門弟子的李佳琴女士:一個人不僅要有獨善其身的境界,還要有兼濟天下的胸懷。人來到這個世界,要像燈塔一樣,為一切夜里不能航行的人,用光把道路照明;還要像火炬那樣,不是照亮自己,而是普照世界!這番話,激勵著馮存輝、李佳琴夫婦在傳播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征途上一路狂奔、從不停歇。

創建兩院的過程充滿艱辛,很多人都勸幾位創始人放棄,但創始人劉田依先生堅定不移的說:“正因為世道幻化無常、人間歷盡滄桑,所以,才要傾其所有乃至犧牲生命去建造一個和諧美好的精神家園,讓所有漂泊的靈魂有所依附、有所寄托、并成為每個生命最終的靜謐歸宿。”

人類不懈的努力是為了建設更為美好幸福的社會!面對經濟社會的各種誘惑,唯有心思澄澈,安定有力,摒除誘惑,才可成就一番偉業。20世紀90年代初期,經濟浪潮席卷全球,國門打開后機會頗多,加之劉田依先生和義子馮存輝先生、掌門弟子李佳琴女士都有著良好的成長環境、豐富的人脈資源和出眾不凡的學識才華,無論在哪方面發展都會卓有成就、名利雙收。但他們卻摒棄各種功名利祿的誘惑,正式發起創立世界傳統文化研究院。自此,師徒三人嘔心瀝血開始了漫長艱辛的傳統文化的深入研究、探討、傳播、推廣等工作。

1999年2月,李佳琴女士開始通過網絡以世界傳統文化研究院發表文章。2007年,李佳琴通過網易博客注冊世界傳統文化研究院,每天撰寫文章向海內外傳播中國傳統文化。2013年通過手機微信,建立世界傳統文化研究院平臺。2014年11月19日,由寧夏工商局注冊銀川市西夏區魯西塞上書畫院,2015年5月在國家商標總局注冊塞上魯西書畫院,這是世界上首個在中國工商局、國家商標總局注冊的書畫院。

2016年、2017年,在寧夏工商局注冊的書畫院基礎上,幾位創始人又分別建立起了“世界傳統文化研究院、世界文聯、國際名人名家聯盟、國際收藏家協會、國際聯合報社”等國際機構的微信平臺和官方網站。

生活從來不會無緣無故做出莫名其妙的決定,它讓你放棄和等待,是為了給你最好的。所有的丟失,都是為了珍愛之物的來臨騰出位置,這正應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創始人李佳琴女士在80年代本可以離開寧夏去北京有更好的發展,但她堅持留在了塞北銀川,不僅僅是信守“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為西部建設貢獻力量”的諾言,更有這里的賀蘭山巖畫和水洞溝兵溝史前文明深深吸引著愛好文史研究的她。因為曾有西方人懷疑一萬多年前有個先進文化后來消失了,這個文化就在寧夏的賀蘭山一帶。

經考察,水洞溝兵溝的歷史在五萬年以上,賀蘭山巖畫也有三萬六千多年的歷史,它并不僅僅是先人刻在巖石上的畫,而是我們中華民族最早的文字,是中華民族先民在懷著對古代列帝的崇拜和祭祀的神圣激情,在長達三千年時間里完成的初期漢字的物象化造型” ,加之寧夏回族自治區自古以來就是內接中原、西通西域、北連大漠、各民族南來北往頻繁的地區和要道。世界傳統文化研究院、塞上魯西書畫院等國際交流機構在此創立,具有重大且深遠的歷史意義。

2014年底,李佳琴女士應著名書畫大師、國際美聯主席薛瑛先生邀請,準備將兩院總部落地古都西安。2015年3月,應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僑聯副主席、藝術大師屠杰先生邀請,前往上海考察,經與總院領導商議,兩院總部落地上海現代國之寶藝術館。

大家一致認為:上海是中國革命的搖籃,1920年,中國共產黨的第一個組織在上海成立。上海也是中國工人階級的發祥地、中國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有著光榮的革命傳統和優秀的歷史傳承。

上海被稱為東方巴黎、最具魅力的城市,其魅力不僅在于她是國際大都市,更在于她有著豐厚的文化底蘊,位于上海松江區的廣富林文化遺址是目前長三角地區發掘面積最大的文化遺址。21世紀初,松江廣富林遺址原始文化考古的新發現轟動了考古界,該遺址的地下隱藏著一部中國史前文明史。由此可見,上海是華夏之根、人類文明的發源地。

有些事情不是看到希望才去堅持,而是堅持了才會看到希望。世界傳統文化研究院、塞上魯西書畫院很快得到了世界各國各界的認可,在世界各國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旅美藝術大家張可可先生、劉丁榕女士,愛國僑胞孫中山先生孫女孫穗芳博士、李侃先生,西班牙著名僑領潘益新先生、匈牙利著名僑領程蘇萍先生、荷蘭著名僑領葉文益先生、加拿大著名僑領陳雅爵先生、葉祉均女士和國醫圣手李乘伊博士、世界冠軍隋新梅教練、生物科技專家李欣陽教授、著名書法家段生才先生、原寧夏書畫院院長馬建軍先生、原團中央老團干馬鳳霞女士,著名鑒賞家劉繼青先生、著名詩詞家李鳳和(筆名曉風)、汪顯發(筆名鐵卷詩兄)、楊玉玲(筆名怡然天一)等全球各界精英的積極參與推動下,兩院等國際平臺分別在香港、加拿大、荷蘭等國家注冊備案并不斷發展壯大,目前是全球最大、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文化公益交流平臺。

“世界大同、讓愛飛翔”的博愛情懷貫穿了創始人劉田依先生的一生,即便在最艱難困苦、被無辜打成右派最屈辱的日子,他始終深情從容的擁抱著這個世界,始終懷揣著民族復興的理想和信念在人間穿行,用良知和責任感悟紅塵中的喜怒哀樂,把生命秋天的落葉和寒冬的蕭瑟譜寫成最美的旋律,彈奏成和諧祥瑞的音符。他將所有的經歷化成深邃的思想,將真理刻進滾燙的血脈,用一生的努力與奮斗,為文脈傳承人指引方向,并讓希望支撐起人類的精神、永不沉淪!

當一個人把愛傾注在生命中,靈魂的高度就逾越了一切障礙,只要肯于開拓,什么樣的高度都在腳下。在藝術領域,劉田依大師是傳承者,更是拓荒者,他行走在滿是荊棘的漫漫長路上,用無私奉獻鑄造了偉大的師魂,譜寫著高尚的師德,他嘔心瀝血托起一輪明月,照亮著傳統文化前行的道路。

為了傳播中國傳統文化,劉田依大師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在生命彌留之際,他還念念不忘兩院的發展,在病逝前不久,還為書畫中國藝術珍寶館、寧夏文博館、美國著名書畫大家張可可先生畫作題款,為了世界和平的發展與人類的和諧鞠躬盡瘁,他留給世界最后的一幅墨寶是“中加友誼萬歲”!這幅珍貴墨寶由劉田依先生再傳弟子、加拿大分院執行院長葉祉均女士已轉交給了加拿大政府。

大樹不會只看到自己的高大,而忘記落紅無私的哺育;生活的點點滴滴無處不蘊藏著他人對自己的奉獻,因為無數人的默默奉獻,人類才以洪荒時代走入信息時代社會。在文脈傳承的道路上,兩院創始人之一的馮存輝先生是一個默默耕耘的人,幾十年來,他謹遵義父、恩師劉田依先生的教誨,為傳播中國傳統文化無私奉獻,無償捐贈墨寶2000多幅,在中外文化交流和人類文明發展史上書寫了光輝燦爛的一頁。

在兩院的發展歷程中,寧夏統戰部、寧夏僑聯、上海僑聯等部門領導給予了極大的關注和支持!

恰逢盛世,世界傳統文化研究院、塞上魯西書畫院的未來將更加美好!更加壯觀!

您是永遠不落的星辰!

全网最牛pk10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