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自己的今天蓋下一個美麗的落款封印,并疼惜從前那些囿于世俗的、淪于形式的、僵于論說的、在無知與無意間流逝的時光。”
        以前不太明白作者寫這篇文章的深刻涵義,如今翻開這本書再反復讀這段話,似乎懂了。
“對一幅畫而言,論說是容易的,抒情是困難的;涂鴉是容易的,留白是困難的;簽名是容易的,蓋章是困難的。”這段話值得我們去思索、去審視、去自省我們的生活!還會有人“為自己的今天蓋下一個美麗的落款封印”而感到欣慰嗎?還會有人為那些在世俗的、形式的、論說中“無知與無意間流逝的時光”而感到疼惜嗎? 

        如今的社會,忙似乎成了每個人的代名詞、口頭禪亦或是借口。智者忙于專注思考,愚者忙于高談闊論,過程又有什么不同呢?有的人鉆營仕途,有的人謀取錢財,有的人為生計奔波,有的人為子女而活。美好對有的人來說成為奢侈,對有的人來說成為淡漠,對有的人來說又成為遺失!又有多少人日復一日的打發著單調、重復、無趣的日子,看不到小草的呼吸,聽不到花開的聲音,沿途無處不在的美景又讓多少人麻木不仁視而不見呢?三百六十五天里流于應酬的、世俗的、形式的時間究竟被浪費了多少?真正把時間、空間留給自己的又有幾人呢?一生中又有多少人毫不違心的活出真性情呢?又會有多少人把每天當做一幅畫,盡心的著墨、盡情的上彩、盡力的美麗動人,以美麗的圓潤的夕陽落款封印呢?
        即將步入知天命年紀的我,才懂得,真正的奢侈,是眼底裝滿美景的生活態度,是心靈有所依傍的生活格調,是手里關閉浮華喧囂的靈活開關。
然而,實實在在擁有這些的又有幾人呢?

全网最牛pk10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