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上方關注“中國國家地理”


走遍中國

尋找最美的秋色



新疆 · 圖瓦村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10年11月
攝影/魏群琪

阿勒泰的圖瓦村位于喀納斯湖南岸2-3公里處的喀納斯河谷地帶,周圍山清水秀,環境優美,海拔1390米。這里屢屢在各種關于秋色的評選中榜上有名甚至拔得頭籌,白樺樹葉、青楊樹葉在秋風的輕撫下由綠變黃,由黃變紅,遠遠望去,層林盡染。


新疆 · 胡楊林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10年11月
攝影/楊洪

金黃的胡楊林是新疆秋色的標志,胡楊是楊柳科楊屬胡楊亞屬的一種植物,常生長在沙漠中,它耐寒、耐旱、耐鹽堿、抗風沙,有很強的生命力,俗話說“胡楊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爛”。如今,全國胡楊林面積的90%以上都在新疆,而其中的90%又集中在新疆南部的塔里木盆地。



新疆 · 喀納斯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10年11月
攝影/康劍

在喀納斯的秋色中,畫家們看到了大自然最杰出的印象派作品,每一株樹都是一個色彩大師,也是色彩的揮霍者,足以令無數個梵高瘋狂。金色鋪天蓋地,金色統治了喀納斯。



黑龍江 內蒙古 · 大興安嶺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10年11月
攝影/那松峰

延綿中國東北方的大興安嶺以興安落葉松為主,它季相分明,春天,是百花叢中的淺綠;夏天,是云霧繚繞中的蒼翠;冬天,是白雪覆蓋下的潔白;秋天,則是明凈蒼穹下的金黃,金黃中又夾雜著緋紅與絳紫,這些最絢麗的色彩就順著山脈的走向與坡度,不知疲倦地鋪向目力消失的遠方。



吉林 · 長白山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08年10月
攝影/韓峰

地質歷史上的冰川作用以及北太平洋季風氣候的影響,造成了長白山海拔2100米以上的高山苔原景觀。秋季來臨,高山篤斯越橘莖葉由翠轉紅,長白山頂仿佛蓋上了一層紅色的絨毯。



遼寧 · 盤錦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09年12月
攝影/線云強

盤錦市西南距市區約30公里的遼寧雙臺河口,是中國最大的濱海濕地之一。秋末冬初,沿著這樣的公路穿越蘆葦蕩,但見車窗外枯黃的蘆葦在蕭瑟寒風中起伏如潮。



內蒙古 · 烏蘭哈達火山群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12年10月
攝影/楊孝

這是一張深秋時節的航拍照片,整個夏季還披著綠裝的烏蘭哈達火山群,現在以最真實的面貌和質感呈現給我們。火山巖被風化后呈現出的暗紅色,火山錐體上放射狀的楔形裂隙,給人一種火山正在噴發、熔巖正在流動的錯覺。照片主體表現的這座火山錐,比周圍地面高出50米,外形好似爐灶,當地漢人稱其“煉丹爐”。


內蒙古 · 阿爾山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07年04月
攝影/劉建

秋天降臨阿爾山,草木繁生的大地猶如被灑了一把魔法金粉。黃燦燦的白樺和蔥翠的落葉松打底,加上紅亮亮的山荊子、紫瑩瑩的山葡萄、黑晶晶的刺五加、黃澄澄的五味子,漫山遍野的野草、蘑菇五彩繽紛,旖旎在哈拉哈河畔的這片秋天的景致被稱之為“調色板”。



內蒙古 · 河套平原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12年10月
攝影/慧斌

黃河從烏蘭布和沙漠方向蜿蜒而來,在位于巴彥淖爾市磴口縣狼山南麓沖積形成了后套平原。夏秋之交的平原上,青黃交織、一派豐收景象,縱橫交叉的條條灌渠在廣闊的平面上描繪了優美的幾何圖形。清代同治年間,這一帶還是人煙稀少、沙丘遍地的蠻荒之地;后來有了引黃灌溉工程,后套地區才逐漸成為旱澇保收、瓜果飄香的富饒之地。


陜西 河南 · 秦嶺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10年11月
攝影/葉君

秋天的秦嶺蔥蘢疊嶂,抬頭看日光天色,皆是晴朗明麗,山景變得層次分明。雖然是秋高氣爽,可站在秦嶺上,俯仰之間,人的心際變得蒼茫,不免抒發出“寄蜉蝣于天地,渺滄海之一粟”的坦蕩。


寧夏 · 六盤山天池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10年06月
攝影/楊宏峰

天池,六盤山也有。在色彩絢麗的秋天,它就像一顆湛藍的寶石,被娓娓起伏群山環抱。除了天池,六盤山中最著名的湖泊,就是華夏族的生龍之地—干海子,古稱湫淵。秦始皇一統天下后,就在這里舉行過“封禪大典”。


青海 · 牛心山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06年03月
攝影/馬福江

這是青海省祁連縣縣城北邊的牛心山的深處。秋天的牛心山上已是白雪皚皚,陽光照射在收割后的田野上,一片金色的秋景。山前的河流,就是最終流到了內蒙古巴丹吉林沙漠的黑河的支流——八寶河。從圖中還可以看出,盡管這里已是祁連山的中段,但還有森林分布,田野里收獲著麥子,這與它南面的青海湖周邊顯然不同,那里是游牧者的天下。


青海 甘肅 四川 · 河曲草原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12年11月
攝影/圖登華旦

陣陣秋風吹來,場場秋霜降臨,碧綠的河曲草原幾夜之間變成了金黃一片。氣候的轉變意味著,遷徙季又要來到了。一位蒙古族牧人驅趕著牦牛群,一邊放牧,一邊向山坡上走去。由于冬夏牧場之間的距離很長,這樣的遷徙并非一日之功,有時他們甚至要走上半個多月才能到達目的地。


山東 · 黃河三角洲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10年11月
攝影/陰鶴仙

黃河入海口濕地一進入秋季就繽紛起來,濕地下游生長著低矮的紫紅色黃宿,像一塊塊紅地毯,不時可見水鳥在上面跳舞。此時,濕地中游是成排的野柳林,黃河故道上的蘆葦則開著連綿的白花。秋季的黃河三角洲最美。


四川 · 九寨溝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10年11月
攝影/高屯子

在九寨溝,最先從夏日的蒼翠變為紅黃的樹葉位于九寨溝海拔高處,隨著秋意的加重,這些紅與黃的面積不斷擴大,如同波浪一樣,從高海拔處向著低海拔處在林海里一浪接一浪地奔涌。這時候,九寨溝也就迎來了一年四季中最美的花樣年華。


重慶 湖北 · 巫峽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14年01月
攝影/鄭云峰

江水切出了峽谷,長江三峽最為著名,畫面呈現的是三峽中巫峽的一段。很難想象在漫長的地質年代中長江如何切穿背斜,形成峻峭的峽谷,讓游輪在寬緩的河道中穿梭。盡管地球內力可以塑造嶙峋的地形,卻奈何不得河流漫長的外力侵蝕。


四川 · 紅草灘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04年07月
攝影/林強

紅草灘位于距稻城縣城28公里處的桑堆鎮,每年僅在秋季出現,而且時間很短,只有十幾天時間可以看到,它使人相信天堂的顏色就在這里。


江西 · 婺源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10年11月
攝影/黃豐

與北國的秋不同,江南的秋有著自己獨特的韻味。秋天的江西婺源,漸漸變色的紅楓、黃櫨和不知名的常綠樹掩映著高高低低的灰瓦白墻,遠處的林梢仿佛籠罩著淡淡的霧氣,村口是一潭秋水,水塘中枯敗的荷葉帶著淡淡的幽靜凄涼,卻更有著“留得殘荷聽雨聲”的古風清韻。


云南 · 香格里拉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10年11月
攝影/周懷寬

香格里拉,很多人都認為這里最美是在夏季,實際上這里的秋也一樣美得驚心動魄。山坡上不見了青青的草毯,卻呈現出厚重的蒼黃;四下散布的灌叢呈現出深深淺淺的紅色,看上去艷麗而妖嬈;而晾曬在房前屋后那一垛垛黃燦燦的青稞,則是這幅秋之風物圖中的點睛之筆。


西藏 · 瑪旁雍錯

圖片來自《中國國家地理》2010年12月
攝影/鐘國華

秋日的瑪旁雍錯湖畔,大片火紅的狼毒草和湛藍的湖水,將潔白的納木那尼雪峰和冰川映襯得格外壯美。


話題

哪里的秋色最讓你難忘?

- END -

編輯 / Jackie
全网最牛pk10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