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2

作者|小安

記得前段時間臺灣作家房思琪因上學時期被男輔導老師性侵一事最后導致不堪重負自殺后,我在微博看到一條這樣的評論:

“其實我關心的不是她自殺,而是有點好奇,作為她的丈夫,也知道了她居然被性侵過,怎么還會娶她呢,這么骯臟的女人反正我是不會娶的, 

作為一個男人,娶就應該娶干凈溫柔的處女,騷一點的在外面花點錢玩玩就好了。”

當時我把鏈接丟到一個讀者群里,平時很安靜的群頓時炸開了鍋,幾乎所有人都在抨擊這么評論的男人不僅有無可救藥的直男癌,在一個死去的女作者身上發表這樣的評論更是沒教養的表現。


可一番討論過后,一個女讀者偷偷私聊我說,
“小安,我知道直男癌不對,但我現在也后悔了,后悔當初不應該把第一次交給我前男友,雖然那時候我真的很愛他,可現在我男朋友就一直嫌棄我不是處女。

他家境很好,自己也在創業,對我其實也還不錯,肯為我花錢,但他就是有點直男癌罷了,上個星期我發現他和他發小去不正規的按摩店里找那些女人,可他居然一點也沒有懺悔的意思,還說我跟他在一起之前就不是處女了所以沒資格再管他們男人的事情。

你說我該怎么辦啊,我是覺得他真的很不錯,而且我歲數也不小了,有什么辦法糾正他這種直男癌呢?”

當時我真的無比驚訝于這位女讀者的思維邏輯,幾個關鍵字眼——


“他家境很好”
“對我還不錯”
“不是處女就沒資格管他在外面嫖娼”

所以她覺得他還不錯,只是“有點”直男癌罷了,然后向我請教怎么去糾正她現任男票的直男癌。。。

我不知道她是愛他那個人還是愛他的好家境,但我實在恭維不了這種思想,所以我當即就回道,

“那你還是別糾正了吧,既然你男朋友那么好,就好好忍忍吧,一輩子其實也不算長。

01

直男癌是很可怕,但更可怕的
是你潛移默化里被直男癌思想奴役了

如果你最近也正在追《歡樂頌2》或者本身就是原著黨,那么你一定知道:


邱瑩瑩和應勤分手了,因為邱瑩瑩不是處女,所以應勤覺得她不自愛的同時更是對他的一種欺騙。

曲筱綃得知后為閨蜜打抱不平,猛地撲上去把應勤罵了個狗血淋頭。

可之后邱瑩瑩卻并不領情,她覺得曲筱綃不應該這么做,覺得曲筱綃把她和應勤的關系推向了一個更糟糕的局面里。

之后她更是“好心”相勸安迪,讓她一定要把第一次留給能和自己結婚生子,過一輩子的男人。


看到這里,你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了嗎——

此時此刻的邱瑩瑩,雖然因為應勤覺得她不是處女要和她分手而十分惱羞,但她骨子里并沒有覺得應勤有直男癌,而是覺得自己不夠自愛,覺得自如果還是處女,那么她和應勤一定是可以恩恩愛愛,白頭偕老下去的。

渡邊淳一曾說,“男人的處女情結與其說反映了男人們在性愛方面的敏感和脆弱,不如說是那些不成熟的男人從一己私欲出發所制造出來的畸念。”

但最可怕的還不是這種“畸念”,而是女人潛移默化里慢慢認可了這種“畸念”。

有人問過我,為什么會有那么多直男癌?


我說,如果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狠心點,對男人的第一次直男癌行為都說不,那么我相信直男癌至少會被消滅掉一半。

02

曾經還有女生對我說
她能接受男人在外面包養情人

鮑鵬山曾說,我們現代教育的一個很重要的使命就是要讓所有人都意識一點——


“我們決不接受奴役,也不允許奴役別人!”

可說實話,現代社會依然有太多太多的女人自己就在不知不覺間被“奴役化”、“物質化”了。

這樣的女人大致可分為兩類:
一類是一邊空洞地喊著女性要獨立自強的口號,另一邊卻把自己當成一件物品,覺得自己漂亮有魅力,心底里給自己明碼標價的;

另一類是由于過度自卑,在戀愛關系中長期處于不自信狀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退后讓步,直至妥協把自己當成男人的附屬品,還讓自己能繼續留在他身邊。

記得之前就有女生對我說,


“其實我能接受他在外面包養情人,只要他還能記得家里就好了,而且情人終究只能是情人不是嗎,只要我還是他老婆,那么我在他心里永遠是最大的。”

還從一些女人嘴里聽過這么一些駭人聽聞的言論,
“自己男人有魅力,在外面才會招花惹草。”
“人家有錢啊,玩玩怎么了。”
“人家長的帥啊,不能怪他的。”
……

直男癌很可惡很讓人抓狂這都沒錯,但有時候,這真的是某部分女人慣的。

你接受不了大可分手啊,但你卻一邊自怨自艾像個怨婦,另一邊又舍不得離開他——


嗯,因為他的各種好,人帥、溫柔、家里有錢……

然后你便覺得他不就只是有點直男癌嗎,于是你由一開始的隱忍慢慢潛移默化到接受。

這就是一個女人逐漸被“奴役化”、“物質化”的演變過程。

03

這到底是思想的倒退,還
時代都會有這么一群“被奴役化”女人

有時候我覺得真的是挺可笑的。


要知道早在幾十年前,亦舒就能寫出這般讀起來令人熱血沸騰的文字——
“我有什么事要你原諒的?我有什么對你不起,要你原諒?每個人都有過去,這過去也是我的一部分,如果你覺得不滿——太不幸了,你大可以另覓淑女, 可是我為什么要你原諒我?

你的思想混亂得很——女朋友不是處女身,要經過你偉大的諒解才能繼續做人,女朋友結過婚,也得讓你開庭審判過——

你以為你是誰?你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太龐大了!”

對于那些有“處女”、“處男”情結的人,我不會站在道德制高點要求他們必須扭轉這種觀念,但我只想說——


這世上,幾乎沒人能一次戀愛就成功的;人這一生也真的不可能只會愛上一個人。

也奉勸所有人,失戀不可怕、離婚也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你的思想被“奴役”了:

當你不是處女卻被有處女情結的男人看上了,要是他嫌棄你,離開吧,千萬別一點點別被他一點點潛移默化地影響了。


記住!你和之前真心愛過的人滾過床單,這真的沒什么。

而如果他們非要說你淫蕩,那就把它當成褒義詞吧。


畢竟做一個為愛“淫蕩”的女人/男人,要比做一個思想被奴役的人好太多了。

邱瑩瑩不是處女被甩后更值得令人深思的真相是什么?

那就是要警惕自己的思想被奴役、三觀被顛倒!


記住,永遠不要為了討好這個世界,而扭曲了自己。


共勉

全网最牛pk10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