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雨后的江南,天空出現了少有的通透,太陽毫不吝嗇地把陽光灑向油菜田里,黃色的花,綠色的葉,五彩的蝶,微風襲來,油菜花兒伴著晶瑩的水珠輕輕地搖曳,遠遠望去恰似翻涌的海洋。田野間的小路上,一群放學的孩子們,歡快地追逐著、嬉鬧著;遠方的山坳里,雨水蒸發的云霧,如同為青山披上了一件朦朧的薄紗,若隱若現地舞動著,山坳中那典型徽派特色的村落,在陽光的映襯下,與金黃色的田野渾然一體,更加彰顯了四月江南的秀美。

  30年前,我考入了南京炮兵學院,也就是從那時起,我才第一次領略到了江南油菜花兒的美麗;也是第一次知道了這種青菜,還能開花結籽,提煉菜油;也是頭一次明白了,畫家和攝影家為何對油菜花兒如此青睞,會在油菜花兒盛開的季節,紛紛踏至江南,在田野間寫生作畫,在花海中對焦拍攝。在南京學習的三年時間里,我被油菜花兒那艷麗的色彩和沁人芳香所深深吸引著,畢業多年以后,油菜花兒那盛開的場景還時常浮現在我夢中,喚起我對軍校生活點點滴滴的回憶……

  那年春天,我們在野外上戰術基礎課,我和阿濤分到了一組,擔負對“敵”抵近偵察任務。按照教員指定的偵察區域,我和阿濤隱蔽潛伏在一片茂密油菜花兒叢中,架好了偵察器材,憑借著對基礎理論深刻的理解,很快地完成了“敵”前沿火力點的偵察,在等待撤離命令的這段時間里,我倆躺在花叢中,仰望著藍天白云,吸吮著油菜花兒那沁人的花香,享受著軍校生活難得的清閑……我問身邊的阿濤:“你的家鄉也有這種油菜花嗎?”。阿濤并沒有直接回答我,他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身邊的油菜花兒,似乎若有所思,好一陣子,他才說道:“每年春天,我家房前屋后都要種植這種油菜,有兩三畝地,這也是家中的唯一生活來源”。他深呼了一口氣,接著說:“父親去世的早,我娘十幾年前又生了一場重病,雙目失明了……唉”。阿濤提到母親雙目失明時,沉默了許久,只見他雙眉緊鎖,目光直直地望著天空。我同情地側過身來看著他,不知怎樣安慰他,我知道,一個我不經意的話題,觸碰到了阿濤最不愿意提起的往事,我有些內疚。他把臉側到了另一邊,順手摘下了身邊的一支油菜花兒,在鼻子前聞了聞,接著又說:“我娘生性要強,生怕村里的人小看了我們家,這些年,家里的地很少請過人來幫忙”。“那她是怎么種的呀”?我有些不解地問。“每年元旦一過,我們那兒就開始種油菜了,姐姐在前面耙溝,我娘幾乎是爬在地上,她一只手摸索著壟溝,一只手播撒著菜籽,右側的小腿和腳再輕輕地帶上些浮土,把撒過菜籽的壟溝掩埋”。說到這兒,阿濤有些哽咽。“我上初中就在縣里住校,姐姐為了減少家中的開資,讀到小學四年級就輟學了,是娘和姐姐操持著這個家,供我上學讀書。每年暑假的時候,娘總是讓我牽著她到油菜田里,輕輕地撫摸著快要打籽的油菜花,告訴我,別為學費的事發愁,等這油菜籽收割了,就會把你的學費湊齊了……”。“你娘可真的讓人敬佩,等有機會我一定和你一起去山東看看你的老母親”。我對阿濤的母親肅然起敬,也對阿濤的家境更加同情,這是我第一次從阿濤口中知道他還有一個“瞎子娘”,也似乎更理解他平日為啥少言寡語了。

  我們讀軍校的時候是實行供給制,一切都是免費發放的,盡管津貼費只有十幾元,但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品外,細致的人每個月還是能有結余的。阿濤是大家公認的“摳門兒”,沒人能從他那兒借到一分錢,他也從來不向其他同學借過錢。吝嗇的他沒有給自己買過一件“便裝”;一塊香皂他能用上一年,據說只有身邊有同學與他一起洗臉時,他才拿出來沾沾手。一些同學很是看不慣他的“小氣”。我則認為阿濤身上有種特殊的質樸,更加尊重他,絲毫沒有歧視他;阿濤也把我視為比較信任的同學,這也許是阿濤今天能跟我講述他內心封存多年心事的原因吧。

“這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我娘了”,阿濤接著說“其實在縣一中的時候,我的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能考上不錯的大學。但是,考慮到家里的狀況,我還是背著我娘悄悄地放棄了高考,當別的同學拿到錄取通知書的時候,娘平生第一次重重地打了我,我知道,她是恨我不爭氣”。“后來呢?”我聽的入了神,一直想知道故事的發展。“后來我選擇了參軍,當戰士那三年時間里,我沒有探過親,即想見到我娘,又害怕見到她老人家;我娘也特別地倔強,從不托人打信到部隊里,直到參軍第三年的七月,也是在油菜籽收獲的季節,我如愿地考上了軍校,這也算是沒辜負娘對我的期望了吧”。阿濤在講述這段時,我能感覺得到他對母親愧疚的一種釋懷,那也是對母親幾年苦苦思念的一個回饋吧。阿濤的故事還沒講完,突然一陣急促的集合哨聲打斷了我們的對話,我們急忙跑向教員約定的集合地點。

  軍校畢業后,我和阿濤天各一方,現在的阿濤已經走上部隊領導崗位,成為炮兵部隊優秀的指揮員了。前一陣子,阿濤來電話,我無意中提起他娘,阿濤告訴我:他娘去年走了,老人家臨終也沒能重見光明,再也沒能親眼看見她種植的油菜花,她靜靜地從一個漆黑的世界到了另一個漆黑的世界。我很懊惱,沒能實現自己的承諾,去山東東平看看這位令我欽佩老母親。我曾無數次地猜想過阿濤母親的模樣,甚至幻想有一天她老人家的雙目被醫治好了;也曾幻想過阿濤家里油菜田的樣子,那是一片花海般的田野,色彩斑斕,花香四溢,彩蝶紛飛……

撰文編輯:原森

圖片來源:自拍,部分網絡

背景音樂:選用電影《紅十字方隊》主題曲〈相逢是首歌〉

版權獨立,盜用追責。

全网最牛pk10计划